行業資訊

NEWS
  • 行業資訊
婚姻家事 | 定了!離婚協議中把共同財產贈與給子女的行為不可撤銷

發布時間:2020-09-14    作者:管理員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

第八條 離婚協議中關于財產分割的條款或者當事人因離婚就財產分割達成的協議,對男女雙方具有法律約束力。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

第六條 婚前或者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當事人約定將一方所有的房產贈與另一方,贈與方在贈與房產變更登記之前撤銷贈與,另一方請求判令繼續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的規定處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一百八十六條 贈與人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

具有救災、扶貧等社會公益、道德義務性質的贈與合同或者經過公證的贈與合同,不適用前款規定。


根據《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六條的規定可知,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一方約定將自己所有的房產贈與給另一方,贈與方在房產變更登記之前反悔,是可以根據《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相關規定撤銷贈與的。


那么夫妻雙方協議離婚時,將一方所有的房產或者雙方共同所有的房產贈與給子女的行為效力如何呢,一方反悔時是否也可以撤銷贈與?之后其子女是否有權要求辦理房產過戶登記呢?筆者查閱大量的司法案例,發現這種贈與行為因兼具財產屬性和人身屬性,其案件經歷一審,二審,甚至再審,基本是不可撤銷之贈與,且子女有權作為適格原告訴請法院要求贈與方協助辦理房產過戶。下面,我們來看法院的一些司法判例:


【典型案例1】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8)京01民終3417號)


法院經審理查明:劉某1(父)與曹某(母)于1984年1月18日登記結婚,婚后生育一女劉某2。2013年8月19日雙方登記離婚,并簽訂《離婚協議書》,《離婚協議書》的主要內容為:……。三、共同財產分割:夫妻雙方協商自愿放棄房產同意將坐落于北京市昌平區十三陵鎮南新村41號房屋歸女兒劉某2所有,房屋的使用權和所有權歸劉某2,房屋的土地使用權歸劉某2所有。劉長恩與曹瑞紅離婚后,曹瑞紅于2014年7月26日死亡。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與原審一致。


法院判定:

一審法院:贈與是單方的民事法律行為,贈與合同是贈與人將自己的財產無償給予受贈人,受贈人表示接受贈與的合同。本案中,劉某2雖不是《離婚協議書》的相對方,但其是贈與財產的受贈方,并接受了贈與財產,其與劉某1、曹某之間形成贈與合同關系,曹某死亡后,劉某2作為曹某的繼承人和贈與財產的受贈人,其與劉某1之間的贈與關系繼續存續?!峨x婚協議書》是劉某1與曹某生前雙方共同達成的協議,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對雙方均具有法律約束力,協議中關于財產處分的約定,劉某1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知曉簽訂該協議的相關法律后果,同時,《離婚協議書》非普通意義的協議,其具有人身性質和財產性質,協議中就財產贈與的約定,不適用《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一款關于撤銷贈與的規定。故劉某1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二審法院:關于涉案的贈與是否可以撤銷的問題。劉某1上訴認為,涉案房屋劉某2未曾使用,雙方之間的贈與未實際履行,贈與不發生法律效力,根據我國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的規定,贈與人在贈與財產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對此,本院認為,在登記離婚情況下,《離婚協議書》中的贈與條款與離婚協議是一個整體。當事人往往是在綜合考慮各種因素的前提下才同意登記離婚的,其離婚附加的條件就是將相關財產贈與子女。如果允許當事人惡意利用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規定的任意撤銷權,達到先離婚,后又通過撤銷而占有本已贈與子女的財產,是對社會誠信的極大破壞。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八條規定,離婚協議中關于財產分割的條款或者當事人因離婚就財產分割達成的協議,對男女雙方具有法律約束力。本案中,劉某1和曹某的《離婚協議書》對其二人均具有法律約束力,二人在《離婚協議書》中達成的將相關財產贈與女兒劉某2的條款,與二人之間解除婚姻關系密不可分,在二人已經協議離婚的情況下,劉某1反悔并主張撤銷該贈與條款,但又沒有證據證明該《離婚協議書》的簽訂存在欺詐、脅迫的情形,故應確認該《離婚協議書》的法律約束力。一審法院對此不予支持并無不當。


【典型案例2】

(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鄂01民終6635號)

法院經審理查明:吳炎松(父)、杜漢丹(母)原系夫妻,吳元昊系吳炎松、杜漢丹之子。2011年3月9日,吳炎松、杜漢丹協議離婚,并在《離婚協議書》中就財產分割及債權債務等事項作了約定,其中約定“婚姻存續期間,以男方為主分得的單位住房:青山區紅鋼城街二街坊37門2號[武房權證省房改字第××號]的所有權歸屬兒子吳元昊,男女雙方均放棄,并過戶兒子名下”,雙方對辦理過戶手續的期限及過戶費用的承擔未進行約定。后因吳炎松未予協助辦理房屋過戶手續,故吳元昊訴至一審法院。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與原審一致。


法院判定:

一審法院:吳炎松、杜漢丹在離婚協議中明確約定涉案房屋歸吳元昊所有,該約定是吳炎松、杜漢丹真實意思表示,吳元昊對此未予拒絕,并主張吳炎松、杜漢丹協助辦理過戶手續,故吳元昊與吳炎松、杜漢丹之間的贈與合同關系成立,吳炎松、杜漢丹應按約定履行協助過戶義務。關于吳炎松抗辯要撤銷贈與的問題,因夫妻雙方在離婚協議中約定將房產贈與子女是雙方共同為子女設定權利的行為,該約定與離婚協議中解除婚姻關系等約定形成一個整體,在雙方婚姻關系已經解除的情況下,夫妻一方無權單方面任意撤銷贈與。判定吳炎松、杜漢丹協助吳元昊辦理位于武漢市青山區紅鋼城街二街坊37門202室的產權變更登記手續,登記至吳元昊名下。


二審法院:吳炎松、杜漢丹在離婚協議中將涉案房屋約定歸吳元昊所有,系父母在離婚時共同為子女設定權利的行為。該約定是吳炎松、杜漢丹的真實意思表示,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吳元昊亦表示接受。因此,吳炎松、杜漢丹、吳元昊之間的贈與關系成立,當事人均應依約履行義務。吳炎松上訴認為其與吳元昊之間不存在贈與關系,吳元昊不是本案適格當事人,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關于吳炎松上訴認為其可隨意撤銷贈與,因《離婚協議書》中的房產贈與和離婚協議是一個整體,吳炎松、杜漢丹基于離婚事由將夫妻共同財產處分給子女,可視為一種附協議離婚條件的贈與行為,在雙方婚姻關系已經解除的前提下,該贈與不能隨意撤銷。吳炎松的該項上訴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典型案例3】

(河北省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唐民四終字第132號)

法院經審理查明:二被告付旭東(父)、鞠俊艷(母)原系夫妻關系,原告付名揚系付旭東、鞠俊艷之女。二被告于2012年9月26日協議離婚,并簽有離婚協議書,約定二人離婚后,登記在原、被告三人名下的坐落于唐山市路北區友誼路光明東里友誼北樓X號樓房一套歸原告付名揚所有,在付名揚年滿18周歲后雙方配合辦理產權變更登記手續。現原告起訴要求確認上述房產歸原告所有、二被告配合辦理過戶手續,被告鞠俊艷同意原告的訴請,被告付旭東要求撤銷離婚協議中的贈與。


法院判定:

一審法院:離婚時,夫妻的共同財產由雙方協議處理;離婚協議中關于財產分割的條款或者當事人因離婚就財產分割達成的協議,對男女雙方具有法律約束力。本案二被告在離婚時簽有離婚協議,將共同財產:坐落于唐山市路北區友誼路光明東里友誼北樓X號樓房一套贈與雙方之女付名揚,意思表示真實有效,符合法律規定。被告付旭東主張撤銷贈與,但未就其主張申述理由,亦未提交證據證實其主張的合理性。二被告協議離婚而達成的財產處分協議,與二人婚姻關系的解除具有因果聯系,被告付旭東在無正當理由的情況下主張撤銷離婚協議中的贈與條款,違反民事行為的誠實信用原則及婚姻法對離婚財產分割的規定,故本院對被告付旭東主張撤銷贈與行為的請求不予支持。遂判決:坐落于唐山市路北區友誼路光明東里友誼北樓X號樓房一套歸原告付名揚所有;二被告配合原告辦理上述房產過戶登記手續。


二審法院:上訴人付旭東與原審被告鞠俊艷簽訂的《自愿離婚協議》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在該協議中,雙方一致約定將家庭共有財產贈與女兒付名揚,該約定并不侵害任何人的合法權益,亦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系有效約定。離婚協議中關于房產贈與的條款作為離婚協議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與離婚協議中的其他條款應視為一個整體。在離婚協議中,男女雙方基于離婚事由將財產處分給子女的行為,可視為一種附協議離婚條件的贈與行為,在男女雙方婚姻關系已經解除的情況下,基于誠信原則,亦不能支持贈與人主張的任意撤銷權。綜上,上訴人付旭東的上訴理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典型案例4】

(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濟民一終字第678號)

法院經審理認定:劉麗(母)與劉昆(父)于2008年10月9日登記結婚。劉麗與劉昆于2011年2月4日生育一子劉天墀。2012年12月27日,劉麗與劉昆協議離婚。離婚協議約定:“位于濟南市某號的住房,是在2009年8月購買,總房款共計80萬左右。屬于婚后共同財產,在此期間一直都是夫妻共同償還。此房屋所有權歸兒子劉天墀所有,在孩子成年之前由劉麗代為管理,房貸由男方償還。房屋過戶必須在孩子18歲前辦理完畢。辦理過程男方必須要積極配合。女方根據自身經濟實力協助償還。男方如果在孩子18歲前對此房屋進行交易買賣,將視為無效交易。男方必須將所有買賣房款交予孩子所有。”劉昆對離婚協議的真實性無異議。2013年11月29日,劉昆領取了XX區XX路XX號XX小區X區X號樓XX號房屋所有權證。2013年12月19日,劉昆在山東法制報發表撤銷贈與聲明一則,載明:劉麗女士(暨劉天墀法定代理人)我與你于2012年12月27日簽訂離婚協議后離婚。該離婚協議約定,位于濟南市XX區XX小區X號樓X單元XX號住房,屬于夫妻共同財產,此房屋所有權歸兒子劉天墀所有。該房屋實際為本人父母付款購買,為我個人單獨財產。上述約定實質為我贈與給你部分份額(約定屬于夫妻共同財產),我和你又共同增與給兒子劉天墀?,F我鄭重向你聲明,我撤銷對你個人的贈與,同時撤銷對兒子劉天墀的贈與,特此通知。另查明,原審庭審中劉昆抗辯涉案房屋系其父親劉某購買自住,并提交了取款匯款憑證,劉天墀法定代理人劉麗對此不予認可。劉昆未能提交劉麗在離婚協議書簽訂后確認涉案房屋系劉昆父親實際所有的證據。劉天墀陳述劉昆有將涉案房屋賣與他人的行為,但未提交書面證據。


法院判定:

一審法院:劉麗與劉昆在離婚協議中約定該房屋歸兒子劉天墀所有,對此雙方形成贈與合意。該贈與條款是離婚雙方對財產分割的一種方式,且離婚協議是經婚姻登記機關確認備案的,具有法律效力,對雙方均有約束力。而離婚協議還具有財產協議與身份關系協議雙重屬性。當事人之間除了純粹的財產利益考慮以外,還攙雜著子女撫養、夫妻感情等其它因素,故不宜簡單地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關于贈與的規定。離婚時夫妻一方或雙方將其財產處理給子女可以看作是對子女的一種基于特定人身關系基礎上的幫助與經濟補償?,F劉昆與劉麗已辦理完離婚手續,劉昆再抗辯撤銷贈與合同,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F劉昆無證據證實其與劉麗之間處分涉案房屋的離婚協議存在欺詐、脅迫、可變更或撤銷等情形,故劉昆以登報方式單方解除其與劉麗之間處分涉案房屋協議的行為于法無據,原審法院不予支持。故劉天墀主張將位于濟南XX區XX小區X號樓X單元XX號房屋過戶到劉天墀名下有事實及法律依據,原審法院予以支持,劉昆應積極協助劉天墀將涉案房屋過戶至劉天墀名下。


二審法院在民政部門登記離婚時,離婚協議中的房產贈與條款與整個離婚協議是一個整體,不能單獨行使任意撤銷權。劉昆不能行使任意撤銷權,撤銷對劉天墀的贈與。理由如下:首先,夫妻雙方是在綜合考慮各種因素的前提下才同意離婚的,也許附加的條件就是將房產無償贈與子女。夫妻雙方基于離婚事由將夫妻共同財產處分給子女的行為,可視為一種附協議離婚條件的贈與行為,在雙方婚姻關系已經解除的前提下,基于誠信原則,不能允許任意撤銷贈與。其次,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六條的規定,婚前或者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當事人約定將一方所有的房產贈與另一方,贈與方在贈與房產變更登記之前撤銷贈與,另一方請求判令繼續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的規定處理。也就是說,除了公證的贈與合同,或者具有救災、扶貧等社會公益、道德義務性質的贈與合同不可撤銷,一般的贈與合同在標的物轉移之前是可以撤銷的。但是,離婚協議時的贈與行為與單純的贈與行為并不相同。贈與合同是贈與人將自己的財產無償給與受贈人,受贈人表示接受的合同,贈與人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而在民政部門登記離婚時達成的財產分割協議所涉及的贈與條款,與解除婚姻關系密不可分,除非離婚協議無效或者被撤銷,當事人不能單純撤銷離婚協議中的贈與條款。第三,夫妻關于財產關系的約定以財產關系為內容,屬于合同法的調整范圍,不過應當優先適用婚姻法等有關法律?!吨腥A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規定了贈與人的任意撤銷權,即贈與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之前均可以撤銷。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八條則強調了離婚協議中財產分割條款的法律約束力,以離婚協議中贈與條款的法律約束力對抗任意撤銷權的任意性。根據這一規定,離婚協議中的財產分割條款不可擅自變更或者撤銷。根據特別法優于一般法的原則,本案糾紛應當優先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八條的規定。


綜上,本院認為,劉昆和劉麗《離婚協議書》對涉案房屋的約定具有法律約束力,劉昆應根據《離婚協議書》的約定,積極協助劉天墀將涉案房屋過戶至劉天墀名下。原審法院判令劉昆協助劉天墀辦理涉案房屋的過戶手續并無不當。原審判決適用法律并無不當,應予維持。劉昆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再審法院:在民政部門登記離婚時,離婚協議中的房產贈與條款與整個離婚協議是一個整體,不能單獨行使任意撤銷權。故劉昆和劉麗《離婚協議書》對涉案房屋的約定具有法律約束力,劉昆應根據《離婚協議書》的約定,積極協助劉天墀將涉案房屋過戶至劉天墀名下。


【典型案例5】

(武漢市江岸區人民法院|(2019)鄂0102民初7367號)

法院經審理查明:位于武漢市江岸區趙家條69號(現武漢市江岸區黃浦大街288號)2棟2單元26層2室的房屋屬于王姣芳(母)和黃樹軍(父)按份共有,雙方各享有50%的份額。黃樹軍于2016年8月9日訴至本院要求判令其與王姣芳離婚并對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等。本院依法作出(2016)鄂0102民初4482號民事判決書。王姣芳不服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鄂01民終5181號民事判決書,維持了(2016)鄂0102民初4482號民事判決書。(2018)鄂01民終5181號生效判決書認定事實如下:“……黃樹軍在同年9月16日再次寫下‘保證書’,內容為‘我保證從今天起絕不和黃小玲有任何聯系。如果做不到我凈身出戶,所有財產歸黃姝(女兒)所有?!稳?,黃樹軍補充寫下‘保證書’,內容為‘我保證以后不再和其他女人發生不正常的男女關系。如果發生,就凈身出戶,B2602歸黃姝所有?!?2月31日,黃樹軍向王姣芳出具‘承諾’,內容為‘我自愿將B2602的房子給女兒黃姝,其它的解放公園路71號育才雅苑的房子和我無關。’……”(2016)鄂0102民初4482號民事判決書認定“……武漢市江岸區趙家條69號(現武漢市江岸區黃浦大街288號)2棟2單元26層2室房屋系黃樹軍、王姣芳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取得,應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均知悉該房屋系夫妻共同財產,王姣芳在發現黃樹軍存在違背婚姻忠實義務的事情后,黃樹軍向王姣芳寫下‘保證’如有類似事情再發生將上述房屋歸于女兒黃姝。2013年12月31日,黃樹軍再次向王姣芳出具‘承諾’,內容為‘我自愿將B2602的房子給女兒黃姝,其它的解放公園路71號育才雅苑的房子和我無關?!S樹軍雖抗辯系受王姣芳逼迫所寫,但并未提交反駁證據予以證明。黃樹軍出具‘承諾’時,無受脅迫和欺詐的情形,意思表示真實。從‘承諾’內容來看,應當是贈與行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六條的規定:‘婚前或者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當事人約定將一方所有的房產贈與另一方,贈與方在贈與房產變更登記之前撤銷贈與,另一方請求判令繼續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的規定處理?!吨腥A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規定:‘贈與人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具有救災、扶貧等社會公益、道德義務性質的贈與合同或者經過公證的贈與合同,不適用前款規定?!瘏⒄丈鲜鲆幎?,黃樹軍將上述房產贈與女兒是在王姣芳發現黃樹軍存在違背婚姻忠實義務的背景下作出的,具有一定的道德性質?,F黃樹軍不同意履行對上述房產的處理約定,并要求分割訴爭房屋,其訴訟請求法律依據不足,亦有違誠信。故對黃樹軍要求將上述房產進行分割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黃樹軍將其享有的該房產份額贈與女兒,應由受贈人另行主張權利……”


法院判定:黃樹軍在與王姣芳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向王姣芳出具的“保證書”和“承諾”的性質已被生效法律文書認定為具有一定道德性質的贈與行為,該贈與屬于不可撤銷的贈與,黃樹軍應當按照“保證書”和“承諾”的內容履行義務?,F黃姝在黃樹軍不履行義務時起訴至法院要求黃樹軍將案涉房屋過戶至其名下,本院對其訴訟請求予以支持。


綜上可知,司法審判實踐中一般認定離婚協議中若約定將共同財產贈與給子女是不可以要求撤銷的。夫妻離婚時約定將共同財產贈與給未成年子女所有,是一種以解除雙方身份關系為目的的贈與行為,這種發生在特定身份關系當事人之間、有目的的贈與,具有一定道德義務的性質,也屬于一項諾成性的約定。


在雙方婚姻關系因離婚協議得以解除,且離婚協議的其他內容已經履行的情況下,應當視為贈與財產的目的已經實現,贈與行為不能隨意撤銷。


在離婚協議中雙方將共同財產贈與未成年子女的約定與解除婚姻關系、子女撫養、共同財產分割、共同債務清償等內容互為前提、互為結果,構成了一個整體,如果允許一方反悔,那么離婚協議的整體性將被破壞。


在婚姻關系已經解除且不可逆的情況下,如果允許當事人對財產部分反悔將助長先離婚再惡意占有財產之有違誠實信用的行為,不利于保護未成年子女的權益。故離婚協議中將共同財產贈與子女的約定不可要求撤銷。

本文撰稿:

陳科軍:廣東融關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王    聃:融關家族財富創始人

正在播放重口老熟女露脸_中文韩国与日本免费不卡在线_国产永久免费高清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