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資訊

NEWS
  • 行業資訊
保險架構 | 稅務合規環境下的跨境保險——境外保險與財富傳承

發布時間:2020-09-25    作者:管理員

全球化的進程雖然受到了疫情因素的一定影響,但等疫情消散過后,當各類商貿交易、文化交流活動恢復往常,跨境交互活動又將頻繁起來,而對于高凈值人群和不斷發展起來的中產階級來說,跨境資產配置依然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不論是對于孩子的留學教育規劃還是對于自己家庭的移民規劃,都離不開對于法律、金融和稅務政策的咨詢和了解,而共同申報標準(CRS)的出臺,促進了全球稅務的透明化,而依托在各國稅務政策上的資金流轉和資產配置也越來越規范化和透明化,保險不論是作為風險規避工具還是資產配置工具都與稅務緊密相關,那么保險在CRS框架下能夠脫離稅務而存在嗎?我們先來看一個案例。


【案例】間接持有保單,信息依然穿透


錢總是國內某新材料企業的老板,中國稅務居民,其妻子金女士移民新加坡,屬于新加坡稅務居民。錢總和金女士的兒子錢誠在澳洲留學后留澳工作,屬于澳大利亞稅收居民。錢總在其私人財富管理師的建議下,購買了一份香港安光保險的大額壽險保單,并且通過其設立在馬恩島下的富國公司間接持有該保單。富國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別為錢總45%,金女士25%,錢誠30%。依據保險公司2019年10月份年度報告顯示該保險的現金價值約為800萬美元。


依據CRS框架協定,富國公司作為資產持有公司存在,不受到其他金融機構專業管理,其屬于非金融機構,鑒于富國公司的資產均為具有現金價值的保單,則富國公司為消極非金融機構,沒有CRS下的盡職調查和信息申報義務。安光保險公司作為香港地區的金融機構,必須履行香港地區的CRS合規義務,因為富國公司屬于消極非金融機構,則安光保險公司需要識別富國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也就是持有公司股權在25%以上的自然人,因而富國公司持有的金融賬戶屬于需要申報的賬戶,而富國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錢總、金女士和錢誠的身份識別信息、賬戶識別信息和賬戶財務信息都會被安光保險公司申報給香港地區稅務機關,并分別交換給中國、新加坡和澳大利亞的稅務部門。


該案涉及到了大額保單的稅務合規問題。大額保單具有現金價值,屬于CRS下的金融資產。大額保單屬于消極收入,若客戶通過非金融機構來持有大額保單(國內大額保單的持有人目前限定為個人范疇),則該機構屬于消極非金融機構,將面臨被穿透。上述案例中的富國公司即為消極非金融機構,其需要被穿透并識別其真正的控制人。有人可能會問:“僅僅是交換信息?并不涉及實質審查,我的保單應該是安全的?!钡獠恢氖牵河行﹪液偷貐^是實行外匯管制的,信息交換完成后,如果資金出境不合法,會面臨怎樣的稅務審查,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和風險性。世界范圍內通過稅務信息的交換將進一步加強對于反避稅行為的審查和打擊,部分高凈值人士想要通過擁有多國護照或者通過開設離岸公司的方式來回避征稅在現行稅務法律體系之下可能已經不大現實。


本文列舉案例中的澳、新、中三國和中國香港地區均為CRS協議締約方,不論是信托資產還是保險配置資產都有可能通過CRS被穿透核查。大陸居民近幾年熱衷于前往香港配置香港保險,殊不知其實已經基本錯過了配置香港保險的最佳時期,香港保險所宣傳的“境外資產配置”、“高額回報率”和“美元資產保單”等優勢可能已經不復存在,一是價格上香港保險相比境內保險已經沒有顯著優勢,二是香港稅務局會通過CRS將所有大陸居民的金融信息交換回中國稅務局,屆時可能將面臨資金如何出境、是否已經完稅等核查。


受此影響,有些人開始赴美投資,配置美元資產。美國房產自然是不錯的選項,但房產一是所需投入成本高,二是持有成本較高,三是傳承成本高。而此時,美國壽險保險則成為了一個不錯的選項。


眾所周知,美國雖然沒有加入CRS,卻有著著名的《海外賬戶納稅法案》(FATCA法案,俗稱肥咖法案)其主要目的在于打擊美國稅務居民(包括美國公民和美國綠卡持有者)在美國境外的偷逃稅問題。其中規定“符合條件的美國公民和美國綠卡持有者,在海外銀行存款在5萬美元以上,企業保單資產在25萬美元以上就應當向美國稅務部門申報?!备鶕﨔ATCA法案規定,若美國納稅個人或機構持有的海外金融資產總價值達到一定數額,該納稅人有義務向美國國家稅務局(IRS)進行資產申報。根據協議規定,美國境內的外國金融機構(包括銀行、保險公司、經紀人/經銷商、對沖基金、證券等)必須要向IRS提供美國客戶的賬戶信息,金融機構一旦未遵照條款作業,未來若有來自美國的任何收入,包括獲得投資處置收入,和來自于美國資產的利息、股息收入,都必須被扣除30%的預繳所得稅。


2014年6月,中國與美國簽訂FATCA政府間協議,這意味著中國金融機構必須按照FATCA的要求提供特定美國賬戶持有人的金融賬戶信息。有意思的是,他國居民在美國配置的保險類金融產品無需向任何國家政府呈報信息,且非美國居民購買的美國保險的受益金在一定條件下是完全免稅的,即便是移民美國,通過不可撤銷的壽險信托來持有美國保單,受益金依然可以免稅。有客戶會疑惑:“美國居民的定義不是看是否持有美國綠卡嗎?”需要提示到的是:并非持有美國綠卡就必然視為美國居民,對于持有美國綠卡的外國居民是否被視為美國金融領域上的美國居民還要看持卡人是否每年在美國長期居住超過六個月。


配置保險除了對沖人生的不確定性風險,另一方面可以作為資產配置和財富傳承工具來進行合理的稅務籌劃,在全球大多數稅務地區,對于自己的勞動與投資所得,接受贈與一般要征稅,但獲取保險賠款一般無需納稅。流動資產充足的家庭可以通過配置大額終身壽險保單來進行財富的傳遞,即便在跨境轉移情況下因其增值較慢不會在海外產生資本利得稅,適宜通過保險合同進行贈與。


選擇大額保單,相較于其他傳承形式法律成本更低,沒有遺囑那樣繁瑣復雜的公證程序要求,也沒有信托的高門檻和高額管理費。選擇保險形式,受益人及受益份額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指定,合同成立時保險關系也隨之確立,中途如需變更,通過互聯網的方式就可以告知保險公司便捷變更。保險中的受益關系受法律保護,只要明確了保單受益人,保險受益金就不會被作為遺產再進行分割。保單風險較低、確定性高,且基本保證剛性兌付,即便在金融屬性層面來看也具有較好的杠桿及復利效應。

本文撰稿:

陳科軍:廣東融關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

補寒丹:融關家族財富創始人、律師

往期相關精選

保險配置||離婚糾紛中的大額保單分割

保險配置||從減額定期壽險看風險轉移——中小微企業家的壽險選擇

正在播放重口老熟女露脸_中文韩国与日本免费不卡在线_国产永久免费高清在线观看